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一个“华林酸碱平”受骗家庭的新年梦想
2019-01-23 09:52: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1
听新闻

  1月15日晚,河北省平山县的农妇张世兰做完家务,拿起手机,看见一则河北省黄骅市的官方通报。

  “联合调查组进驻华林公司以来已初步查明,该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公司主要负责人和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控制。”

  调查组进驻的河北华林酸碱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林公司”)是一家宣称给人体通上电就能“调节人体酸碱平衡”的企业,而所谓的酸碱体质理论已被揭穿是个骗局。

  看到通报,就像“被电击了一样”,张世兰瘫坐在沙发上,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她13岁的儿子王哲彦爬过去,给妈妈擦眼泪。

  “妈妈你别哭了,无论我的腿能不能治好,我都会好好学习,将来照顾你和爸爸,不让你这么辛苦。”他安慰妈妈。

  公司宣称电疗可以治病

  4年多来,华林公司的“电疗”一直是这对母子生活的主题。王哲彦因为“腰椎脊膜膨出”而难以行走。为了给儿子治病, 2014年冬天,她借款5万元来到黄骅,到华林酸碱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学习电疗。

  “我们有一双神奇的带电的手,可以帮您打通经络。”这家公司对用户宣称。

  给人做电疗,需要先让自己“通电”。张世兰一直坚信电疗的疗效,本以为藉此能治好孩子的双腿,没想到4年多来,电流在她弱小的身体里走了无数遍,儿子却仍然没能站起来。

  河北平山县西柏坡镇南庄村三面环水,背倚大山。靠水吃水,村里大部分人都靠捕鱼为生,张世兰家也不例外。

  王哲彦学会走路后,一直“有点拐”,后来被检查是“腰椎脊膜膨出”,一种先天性神经中枢发育畸形。张世兰和丈夫王增军商量,等攒够了钱,一定带儿子去做手术,把腿治好。夫妻俩每年捕鱼能有三四万元收入。2014年,王哲彦上小学三年级时,在石家庄一家医院做了手术。

  据张世兰回忆,手术做完后,一名医生建议她为儿子做理疗,有助于恢复。在这名医生的推荐下,张世兰带儿子来到医院附近的一家中医理疗馆,第一次接触到电疗。“一次1000元,太贵了,我们只做了两次。”她说,后来一名理疗师建议她,为了省钱,可以自学。

  “我当时着急,想让儿子快点恢复,便决定自己学。”在这名理疗师的陪同下,张世兰分别来到沧州黄骅和保定顺平两地学习电疗。给儿子治病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她向亲戚借了5万元交学费。

  这5万元换回的,是为期两周的培训、一台电疗仪和一些电疗时使用的精油。2016年12月1日,华林公司为她补发“中华酸碱平衡与人类健康学会”发放的“技术资格证书”。证书封面是绿皮的,金色的繁体字强调“中华”字样。

  她记得,华林公司工作人员问自己报“技师班”还是“营销班”。技师班是学习电疗“技术”,营销班则是推销电疗。“我考虑到学习电疗是为了给儿子看病,就报了技师班。他们工作人员还一直怂恿我报营销班,说可以赚大钱。”

  这几年里,她真的通过给别人做电疗,赚了将近3万元。她和那些求助者,都不知道自己参与了一个骗局。

  给人做电疗,需要自己先站在电疗仪上,让电流通过身体传到手上。张世兰说,刚开始接触电疗特别不舒服,浑身疼。为了给儿子做电疗,她起初“双腿都肿了,疼得下不了炕”。

  这位母亲忍着疼痛,坚持了下来,直到觉得自己的身体“慢慢适应了电流”。

  “我天天盼着有一天,儿子能站起来,至少像他之前那样。”她说。

  虽然不能走路,王哲彦学习成绩一直是班里第一名,在平山县一次小学联考中,还考过全县第一名。他的奖状贴满了家里一面墙。

  后来,村里耕地被征用,张世兰一家获得40多万元补偿款,不仅还清了外债,2015年还花30万元建了新房。“我一度觉得好日子马上就来了。”张世兰说,“就等哲彦的腿恢复了。”

  厄运再次不期而至。

  2016年冬季的一天,王增军夫妇打鱼回来。临近中午,张世兰骑着三轮车去学校接儿子,王增军独自一人坐在屋子里摘网上的小银鱼,屋里生着蜂窝煤炉子。临走前,她提醒他小心煤气。

  张世兰说,等她接儿子回来,王增军仍在那摘鱼,脸色难看。“你出去透透气。”她提醒。王增军走出门外,突然栽倒在院子里,后脑勺着地。虽然被及时送去就医,但由于一氧化碳中毒,大脑损伤严重,王增军出院后,丧失了劳动能力,如今勉强能够扶着椅子走路。

  长期以来,王增军智力有障碍的哥哥跟着他俩生活。夫妻俩照顾一大一小,日子还能过得下去。丈夫丧失劳动能力后,张世兰说,那段时间她感觉“天塌了”。

  涉事公司能否赔偿

  南庄村村支书王建文说,王增军家从前在村里不算富裕,但也在中等以上。“这是典型的因病致贫。”他说,西柏坡镇和村委会了解到王家的情况后,为王增军父子办理了低保,为王增军的哥哥办理了五保,“一年大约有两万元钱”。

  “这两万元真是救命钱。”张世兰说,基本能维持全家一年的开支。但家里有一项大开支,常常让张世兰头疼。

  她拿出一小瓶精油,叹了口气——“给哲彦做电疗必须用这个”。一瓶精油195元,一个月至少5瓶,每个月买精油就花费近千元。

  张世兰在网上看到过便宜的精油,但她咨询华林公司的工作人员,对方告诉她,网上卖的是假的,不管用,只能从华林公司买。

  去年9月,王哲彦升入西柏坡中学。张世兰的负担更重了,中学距离南庄村大约5公里,她每天需要往返3次接送儿子,在路上差不多要花3个小时。

  “我就是他的腿。”上学时她把儿子背上三楼,放学后再背下来。儿子的身高长到了146厘米,但体重只有26公斤。

  在华林公司接受调查之前,张世兰仍然满怀希望坚持每天为儿子做电疗。但她发现,儿子更内向了,看起来心事重重。

  西柏坡中学校长韩爱忠说,考虑到王哲彦的特殊情况,学校专门腾出一个单间宿舍让他们母子午休,还为他争取了每年1600元的助学金。

  中央和国家机关派往西柏坡的扶贫支教队也注意到了王哲彦。他们帮忙联系了正在河北当地医院开展合作的首都儿科研究所的医生,为王哲彦检查身体。支教队的计算机老师王晓毅和张忠曼,在学校办了一个计算机编程入门的兴趣班,王哲彦也报了名。

  “他对编程非常有兴趣。”张忠曼说,有一次在计算机课上,他给同学们提供一些书看,发现只有王哲彦在看有关编程的书。

  “编程入门课上,他输入的速度和准确性都位于前列。”王晓毅告诉记者。有一次,张世兰也发现儿子在电脑上搜“程序员”。

  2019年元旦,支教队员问起王哲彦的新年梦想是什么,他低下头,小声回答:“希望我的腿能治好,如果腿不能治好的话,我想要一台电脑学习编程,家里的电脑已经用了8年,太卡了。”

  支教队员刘博在西柏坡中学中开展过一项学生生涯规划调查,问卷上有一个问题:你更希望了解哪个职业的工作内容?王哲彦填的是“程序员”。

  他的体检结果并不乐观。除了老问题,还发现了肾积水,需要接受手术治疗,但家里已经拿不出手术费了。张世兰问记者:“我给华林公司交的那5万元学费,还能要回来吗?”

  本报河北平山1月20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朱洪园 来源:中国青年报

标签:
责编:杨月

工商调研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地图 太阳城申博官网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直营网
申博在线360官网 申博太阳城娱乐城官网登入 真人百家乐 太阳城代理
百家乐娱乐登入 申博太阳城 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代理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娱乐 申博游戏登入 太阳城网址
申博游戏 百家乐 太阳城亚洲开户 百家乐